巡察组来了,被截留的补助款回来了

“咦,这份《慰问花名册》上五个不同的贫困户签名笔迹怎么如此相似呢?陶组你快过来看看。”2019年10月中旬,金秀县委第三巡察组在头排镇财政所查阅五个村委(社区)的有关财务账簿及记账凭证时,一名年轻干部发现了一份“可疑的慰问花名册”,立即向组长汇报。

巡察组同志们迅速把精力集中在这一份“可疑的慰问花名册”上,经过详细对比,确认了五户贫困户的签名为同一人的笔迹。

涉及扶贫资金8000元?五户贫困户为什么只有一个人签名?难道这五户贫困户中只有一个人会写字?这到底是不是一份伪造的花名册?扶贫款到底有没有到群众手上?

巡察组带着疑问走进了头排镇夏塘村委,就花名册上的5户贫困户进行了逐户走访。

据时任金秀县委第三巡察组组长的陶瑜回忆,当时走访的5户贫困户中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对年逾70的老夫妇家,这对老夫妇一家按照签领表上的内容应该享受2000元补助,但“三顾茅庐”后巡察组发现了事情可不简单。

这对老夫妇都姓韦,家中刚刚通过危房改造起了一层水泥平房,连卫生间和厨房都没有建好,只能在家门口搭一个简易的临时厨房来用。家中有一个女儿已外嫁,很少回家,唯一的儿子在孙女七个月的时候发生意外去世,儿媳妇也已改嫁,老两口辛苦地把孙女拉扯大,现在孙女在镇中学读初中。

韦爷爷因为常年生病,腿脚已经不利索。“我生病了,现在家里面大小事情都是老伴做主。”生活条件虽然艰苦,但老夫妇非常恩爱,孙女也懂事孝顺,一家人的脸上都有藏不住的幸福笑容。

听说是县里的干部来了解扶贫工作,韦爷爷热情地给大家倒上热腾腾的开水,韦奶奶主动拿出扶贫手册等材料给巡察组的干部们看。

“我们两个老人家命不好啊,女儿嫁出去了,儿子车祸不在几年了,当时孙女才七个月大,儿媳妇就改嫁了。”韦奶奶拉着巡察干部的手诉说道,“前些年我还能种种菜,拿去街上卖,这两年动不了了,要不是有帮扶人来帮助我们,我家的日子可真过不下去啊……”

巡察组工作人员提起补助一事时,韦爷爷韦奶奶的神色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韦爷爷抢话说道:“该得的钱都得过了,年纪大了可能有一些是记不清的吧。”

查不出相关信息,巡察组的工作人员只得返程,然而,思考再三仍放不下,职业的敏锐性让他们嗅出这件事肯定有猫腻。

两天后,撇开乡镇和村委带路的人,巡察组再次悄悄来到韦爷爷和韦奶奶家,说起2000块钱的扶贫补助是现金发放的,韦爷爷和韦奶奶还是一口咬定年纪大了记不清了,但韦奶奶却能精明地盘算着自己的产业发展怎么给孙女存钱读书,看着一点不像年纪大记不清事情的模样。

嗅出猫腻的巡察干部哪里肯轻易放手呢,同时在其他家核查情况时发现有另外两户贫困户实际领取到手的数目比慰问手册上的数目少,巡察组成员一致认为,韦爷爷和韦奶奶家一定也有事。

于是第三次上门,巡察干部与韦爷爷和韦奶奶促膝长谈后,韦奶奶突然哭了起来,握住巡察干部的手慢慢道出实情:“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脑子还是很清醒的,2000块钱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两个月了,这么大一笔钱,要是给现金,我肯定能记得住。但我们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带着一个孙女艰难生活,哪敢得罪村干部,以后家里上报申请补助什么的还需要他们帮助,思前想后,顾虑重重,只能对巡察组的同志说领了。”

巡察组的工作人员耐心安慰韦奶奶,还把电话留给她,叮嘱她有事一定要给他们打电话,并且告诉她巡察干部是能够勇敢地与侵害群众利益的人做斗争的,让老人相信,党和政府一定能够保护好他们的安全。

巡察组迅速向县纪委监委反馈《慰问花名册》背后的事,并查实了“头排镇夏塘村党总支部书记韦某新在给贫困户发放扶贫经费时,截留了韦杰荣户的2000扶贫资金。”问题核实清楚后,韦某新于2019年12月主动退还了截留的2000元,并交还韦奶奶一家。韦某新于2020年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巡察组来了,被截留的补助款回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

  • 滚动到顶部